Baker Street推理缘地|BK.S推理缘地|推理屋|侦探推理论坛|一分钟破案|侦探|推理交流

 找回密码
 人工审核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3|回复: 0

[中篇悬疑] 华山谜案

[复制链接]

逻辑演绎

UID
182
学分
375 分
原创
0 篇
热度
0 ℃
资料
11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371 元
推理积分
0 分
发表于 2018-5-27 10: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加入一起搜索真相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人工审核注册

x
  
  ~$ y8 e9 P$ C/ Z2 }# E* I& o 某年某月某一天,秦一笑,李古,何雁青,黑水老鬼,一死解千愁,阿巍巍,莫言败一起去爬华山。% {! B. v, u( q" O$ l. S
  由于天气很冷,游客也少得可怜,七人一路爬,一路观赏风景,到了晚上六点,终于登顶。
" q5 k( c+ d/ {- D; S0 F  众人在山上宿舍中休息,并约定明早四点,一起去观云海,看日出,便各自回房睡觉了。
3 J0 y4 f3 z- l6 O+ {0 n4 @  就在那天晚上,惨剧发生了。) b5 |7 ~) I, Y
  早上三点半,大家围坐在桌前吃早点,忽然发现一死解千愁没有起来。秦一笑去他房间叫他,赫然发现一死解千愁已经死在了床上!一刀刺进了咽喉,可能当场就断了气,四散的血花已经凝固在床单上。1 l2 T5 h, I" V; D! i$ [
  如突其来的事件让所有人心惊胆寒,大家决定立刻下山报警。可一推门,冷风夹着雪花席卷进来,放眼看都是白茫茫天地一线。雪下得太大,狭窄的山道早被堵死,无法行走了。, F6 K) g3 l4 m7 D4 C3 W% _/ M
  六个人只好回到屋中,忍受着心中的恐惧。8 o5 f7 C$ O* Y6 [( P9 H$ E6 h
  事情却并没有结束。
! k, t! x* R5 g% u  第二天傍晚时分,李古注意到何雁青自早上开始,就没有出现过。而她的房间也空无一人。于是,李古和黑水老鬼一起出去寻找。他们在夜色下打着电筒,一边走一边走喊着何雁青的名字。没有走多远,他们就发现何雁青了。
# O1 m5 w2 S, {" x6 n  那一刻,他们都止不住牙关的颤抖。何雁青倒在雪地里,脸色乌青,眼睛仍然带着临死的恐惧,身子僵硬了很久。她像是在散步时,被人生生勒死的。
# H* |6 M) e. ~. q  二人把她抬回屋子,然后,和一死解千愁的尸体一起放在一间空屋子里。所有人都吃不下晚饭了,所有人都无法掩饰心中的巩惧。一个无法入睡地夜晚,不祥的阴影正慢慢扩散。
( x5 M! r4 Q3 N% n* Q9 @( Y  第三天早晨,五人勉强提起精神在大厅里吃早饭,大家都显得面容憔悴,魂不守舍,而阿巍巍的情况犹为严重。  9 n7 e/ o& W3 `$ G7 B( G
  他不仅失手把自己的早餐都打在地上,还莫名其妙狂笑了一阵。然后,他苍惶离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 q# g) T4 Z$ _
立刻,有人低声地说:“...不会,杀人的就是他吧.....”大家全都沉默下一来,大厅里死寂一片。
4 H- @* f. r5 {' `  五个人彼此都不信任了。- o4 M3 C0 E) I  S3 X7 c8 a: J$ S
  雪还在下,愈下愈大,风掠过玻璃,发出刺耳的“咯利利”地声音。下午五点钟,黑水老鬼发现阿巍巍房间门缝里有血水溢出来。他急忙撞门,却发现门本来就没有锁。
+ e" |( n$ j7 D+ }& ?  一切正如所料,阿巍巍也死了,刀子刺进前胸,血浆倒翻在地。0 J/ J, S  Z' f: R* B! T9 v
  也许没有正中要害,他死前挣扎了很长时间,房间里到处都是血迹,木条地板被他的指甲抓出一道一道的痕迹。听到黑水老鬼的惊呼声,剩余的三人都冲了进来,呆在当场。0 J) a0 N8 d1 A4 a5 z* k" X: b
 房间里弥漫着浓重且急促的呼吸。有人带着哭腔道:“他是,他是不是想把我们全杀死?.....”没有人回答,只能听见窗外的雪大片片地落下。' Q% ^  t4 @& k3 m' ~! e
  时间滚动到了第四天早上,秦一笑在吃饭时发现李古时时露出一种神秘的微笑。到四下无人时,秦一笑就小心地问他道:“怎么,你发现什么了吗?”李古眼波幽幽闪烁,低声道:“我找到阿巍巍的日记,意外地发现,上面留有凶手的线索。”' E8 p. S4 Y& D3 F6 Z8 b, y: J& n
  “是吗?你知道是谁?”秦一笑急忙追问。
) Z% [3 ^# p# H/ Z6 e  “目前还不知道,不过,今天下午以前,我一定能把他揪出来!”李古很自信地说。& C; a. f+ D: X- D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秦一笑默默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李古的房间就在隔壁。' R3 M: E, C: h- K
  下午四点三十分,突然从李古的房间里传出一声惨烈地呼喊!  @5 @+ y  y( I" U' H2 h
  “原来是你---------!”  秦一笑三步并做两步,冲出门去。虽然两人的房间紧挨着,可门的位置却差得很远。秦一笑冲到李古门前,大约化了三十秒。
( r! m* b) l/ j9 Z  门却是虚掩着,秦一笑推开门,立刻倒抽了一口冷气!
! L+ M/ i, Q. Q7 L( A$ Q  李古坐在椅子上,左手中紧握一本绿色笔记册。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看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刀口在左胸,寸许,捅破了肺叶。
) r0 S. A6 B' i( H1 e  他的脸色白惨惨,但还没有断气。. I4 C0 [6 k  c. X
  他在喘息,张大口,似乎想极力吸进更多的空气。他看见了秦一笑,忽然不知从那儿来了力量,扑过去,一把攥住了秦一笑的衣襟。  Y! @$ ]3 d% ~6 ^7 N; e1 Z  h. D7 l
 "是....是王...是王...”& w4 [( @9 v& A
他断断续续地说了这几个字,忽然止住了。偏过脸,“嗵”倒在地上,死了。秦一笑已被他吓得魂不附体。黑水老鬼和莫言败也冲了进来。他们的脸色并不比秦一笑好看多少。
. e6 w0 N& }  v4 ~ 又一个人死了,下一个又会是谁?$ C. L8 G2 y  q9 V
 三人抬着李古的尸体去停尸的房间。走到门口,忽然发现房间门不知被谁锁死了。他们只好把尸体抬回李古的房间,然后再沿着漆黑冰冷的过道回到大厅。大厅顶上的白炽灯有气无力的亮着,投下巴掌大地一块光晕。这三个幸存者的神经到了形将崩溃的边缘。/ B' R- c7 G- R0 _6 M  U1 G* V& A
  莫言败和黑水老鬼呆滞地坐着,而秦一笑则一页一页翻看李古手中的日记。正像李古所说的,这是阿巍巍的日记。上面记述了上山以来,发生一切事件。: i% Q" {' W# K5 ^. P
 当记述到第二天时,阿巍巍是这样写的:.....当夜色笼照大地时,我无意向窗外瞟了一眼,却突然看见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实.......天呀,原来是这样,这一连串的杀人案件是这个人做的!8 @1 N0 w3 w. u3 C* Q
 恐惧正紧压着我的每一根神经,让我的双手战栗不已,可我不能说,因为如果说出去,下一个遭殃可能就是我自己。
7 _! j0 y1 s8 {/ o  为防不测,我把凶手的线索写出来。3 T+ b2 K  c. G! F
  日记就记到这里,下面是一首诗歌,还有几对奇怪的数字。# o" t5 U4 U2 a
  --所有人的心里都有恶魔--& Q: R* x( V9 c/ m/ y4 f) D
  --它们在你恐惧时狞狰的微笑--" u3 H5 j/ L: c# L& A8 U- C
  --可笑声从你口中传出时--
8 h+ I5 b$ D6 h+ y" \  --却变了,变成了凄厉的尖啸--7 H1 q$ t6 D+ Y9 X# w4 p4 j( ^3 s  Q
  --划破月夜,惊醒大地,让主宰们忧伤不已-- 所人
# [. a) }/ P- f5 S2 i( P& x# ?) m# F  --唯有一样东西可对抗拒它们--
6 S/ ?5 i+ p. ^4 B( V: C  --是轻笑时的勇气--& X, S7 a4 }! x. ~' ^- |, n
1,3,4,5,69 f7 L+ |1 R  l" r" J# n
  112321344635126590254 M8 c) f' e/ O2 C+ V/ g
  22453329171810579873! l* t+ Z4 a$ f8 h* E
  6032133224135228341983) Q% v0 r. L" Z' h3 D: T
  26513767759749943858192982796160! _$ Y3 p$ V8 m7 q+ T+ y0 y6 e/ l  l
  593015557891414471996684
& @& d0 H! g8 z- V5 \  21+227 q& M; t7 @  z7 z. f/ g* l+ [
  21+21+(28-8)+(59-5); j6 g6 J0 I- y2 p/ Y4 ]
  58/37, ^5 t4 G; z# ?. o5 Q) o# ?
  秦一笑心烦意乱,看来看去还是不解其意。
. K- Y( t0 S9 W* k' l0 w# H  三人默默地坐着大约一个钟头。
6 c6 ~5 X% j, e# f) f# ?  黑水老鬼看了看表,说:“零点过了,又是一天了。”( I+ r( |* k$ p/ i/ d
  秦一笑却突然一个激棱站了起来!5 t' K. V3 U) h* Z6 S% Q% i3 O
  他把笔记本重重搁在桌子上,有点神经质地尖声道:“明白了!我终于明白这段话的含意了!”
# w1 i6 Z3 F* K4 u3 L  由于激动,他脸上泛起潮红。( h, Y9 T, L! `. v
  “对,就是这样,所以李古临死时才会说那个字!”, U8 q# W! a8 p: V( O  d
  “凶手就是那个人!”, s1 z; F8 t& P' @" W
  谁是凶手?为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Baker Street推理缘地-侦探·推理··悬疑小说·案件分析与重组 ( 黔ICP备15000890号-6 )

GMT+8, 2018-6-23 10:26 , Processed in 0.04141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