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er Street推理缘地|BK.S推理缘地|推理屋|侦探推理论坛|一分钟破案|侦探|推理交流

 找回密码
 人工审核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79|回复: 0

[短篇谜题] 沙漏馆的杀人

[复制链接]

正式探长

UID
34
学分
2385 分
原创
1 篇
热度
12 ℃
资料
15 篇
金币
0 个
BK.S 币
1138 元
推理积分
0 分

荣誉侦探缘地元老

发表于 2018-2-26 20: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加入一起搜索真相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人工审核注册

x

/ B; ]( _2 e5 m$ x- h, H2 d5 Z0 o~零~  a& E3 a( P% j1 r# M
聚集于上方的细沙,挤过极其狭窄的通道一点一点往下堆积。1 @/ O8 V8 @+ a' T% w' P8 v
这便是沙漏内部唯一的景象。3 L7 [" I& ]+ w! Q, z4 f
若将中间正在流动的沙粒视为“现在”的时间,那么上半部分即将行进的代表“未来”,下半部分趋于静止的则代表“过去”。
2 t# D/ S' `" z相较于可以无限延伸的“过去”与“未来”,“现在”只是时间轴上没有大小概念的黑点而已吧。$ z$ }+ v# s/ h7 \: ~0 F
~壹~# `6 N: h9 l% t8 N
嗞——嗞——* u) \* q- l& ^/ Y  j
耳边传来类似于电视机失去信号而发出的噪音,让人心烦意乱。正是被这种声音打扰,江小远揉着干涩的眼睛醒了过来。尽管头还有点胀痛,但她没有心思去管,因为她讶异地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走廊上,身体呈L字形倚靠在墙边。4 R. g) V0 V& d' ^/ k; v0 x
这是哪里啊?4 |# y3 n3 |* a1 o
她“分明”记得昨晚一个人到酒吧喝闷酒,喝到半醉后拦了辆出租车回宿舍。打开房门什么都不想做,直接扑到床上睡觉。所以,现在自己应该躺在宿舍的床上才对,怎么会在这种奇怪的地方?还是说,这是梦境?
! H! g. v  P& w  E# `等蒙眬的视线变得清晰,江小远发现周围还有五个人,而且都是她认识的人。其余五人也陆续睁开眼,一个个露出惊讶的表情。
- f. m2 K% O$ G% j/ {5 ?) j“诶?什么情况?”$ n# j, x+ P6 o1 l( g
“你们怎么也在?”0 C; J1 h  H6 m) T* J. J8 \
看来,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0 z, M* J# u: ~4 C5 \0 z. [嗞——嗞——( e6 u5 |+ K" I' j$ f
发出噪音的是安装在墙上的黑色音响。过了不久,噪音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一个是男人的声音:“大家好,欢迎来到沙漏馆,我是馆主,可以称呼我为M。我从来不公开个人的长相,所以原谅我仅以声音的形式与你们交流。沙漏馆不存在于你们的世界,可以理解为是位于异世界的建筑。现世的你们,目前都是沉睡状态,是我把你们带到此地。尽管如此,你们不要简单地认为这是在梦里。只要拧一下脸,就不难发现疼痛感非常真实。如果在这里死掉的话,那边的你也会死掉。”
, l8 v" F' [7 G- m' n( R  }% w/ n9 v8 _戴着黑框眼镜的陈彬问道:“为什么带我们到这里?”8 [  a# N6 k3 W0 U7 P) J* m1 p
“问得好!你们知道沙漏的作用是什么吗?”馆主停顿了一会儿解释说,“是计时,而且只有这唯一一项功能。但在几星期前,你们之中有一人却拿沙漏当凶器杀死了某个人。那桩杀人案,不用我多说,你们都记得的吧,毕竟才过去没多少日子。”  U! \% W/ w* [; S7 H- Q8 g5 @
被戳到痛处,六人像遭到电击般沉默不语,互相逃避着视线。3 n4 P' d5 l, M/ u+ \
“凶手君不用担心,我并不是想公开你的身份。我想说的是,由于出现误用沙漏的行为,正常的秩序被搅乱,我得以干涉你们的世界,所以动用力量请你们过来。你们要知道,这个庞大的建筑很久以来就只有我一人,我是多么的寂寞无聊。不管你们愿不愿意,你们等会儿会在我的沙漏馆进行一场“生死攸关”的游戏,我自然是充当旁观者的身份来找点乐子。”
* L& N- |( w5 G“生死攸关“的游戏?什么意思呀?. V8 A4 G7 ?+ B) Q, q. J
还来不及发问,馆主用没有起伏的声音宣布:“那么,游戏开始喽。”
- [, m0 u; C& r' T~贰~
0 A; v4 m6 a! e9 I) Y  p- u& j     
. m8 t( H# b& E. D“各位,请先集中到走廊的中部,墙上贴有一张沙漏馆的平面图。”- q9 I6 x9 c0 c, X) b
众人按照他的指示聚集到一起,看到所谓的平面图贴在古典挂钟的对面。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六个人房间的分配居然也在图纸上标好了,三名男生在左侧,三名女生在右侧。' j/ r1 G. A8 \9 z5 i
如它的名字,整座馆像一尊横躺着的沙漏,馆体被两道大门划分成三大部分,称为“过去之厅”、“今之走廊”以及“未来之厅”。这种取名方式,大概是借用了沙漏的蕴意。两边的布局非常对称,除了个人的房间,另配有卫生间、杂物室和餐厅。% d& ~; l5 u) V
馆主继续介绍道:“这里的布局一点都不复杂。我想,你们看过一遍就已经了然于心。餐厅不设有烹饪设备,只提供让你们维持生计所需的面包和水。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你们所有的活动都必须在馆内进行,就像沙子必须待在沙漏里一样。虽然如你们所见,今之走廊的外边各有一个庭院,但没有通往庭院的门。庭院的作用只是让你们通过窗户欣赏一下美妙的树林风景,不过你们等会儿有没有这份闲情逸致就是另一回事了。好了,废话不多说,下面我描述一下游戏的规则。你们掏掏自己的口袋,是不是能发现手掌大小的仪器?”8 b. A( U( A! B/ f( K2 |
陈彬摸了上衣的口袋,什么都没有。伸向裤袋,果然摸到一个长方形的黑色物体。正面有一块液晶屏,下方是几排印有英文字母的键盘。背面的壳上镌刻着自己的名字“陈彬”。
2 M9 j0 I9 L! i% E) s, ^. w3 c“这东西跟你们日常使用的手机差不多,不过在功能上削减了很多。等会儿按动右侧的开机键,你们就能发现里面只装有一款类似于微信的聊天软件,且只有一名固定的聊天对象。我已经将你们六人按一男一女为一组的形式分成三组,你的聊天对象就是你小组里另一成员,只不过身份未知。至于究竟谁与谁是一组,这正是你们需要解开的谜题,可以通过聊天获取的讯息或者其他什么的来分析判断。先不要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简单,也不要急着开机,请听清楚我的限制条件。
5 Q( j# s, I# @/ r# J“从结论上讲,你们六人中,有资格获得免死牌、活着回到你们世界的,顶多只有一人,也就是最先正确判断出另一人是谁的人。所以,如果想要获胜,很有必要做的一件事就是隐藏自己,尽量不能让对方赶在你之前发现你的身份,也不能让其他组的人抢先一步。”
9 m9 v  G4 G* \6 T3 i“只有一人……能活……”比较内向怯懦的华见香用颤抖的声音喃喃自语,两手撑着墙。
) j9 }/ B( U+ l! n9 K- r; E8 i. A, k唐樱礼一手搭在她肩上安慰道:“你……没事吧?”% I. v/ ~' j# g  V) f
“我还好……”
0 S% `1 I( i1 u& R: T姜廷飞发问:“那有结论了的话,要怎么把答案告诉你?”: ~7 f: X- p# k# i) A( t& o5 O
“你们可以看到,走廊两边各设有一台机器,那个便是验证机。如果要给出答案,只要把任意的手指放到感应区上。机器根据指纹识别得知你的身份,并对应在屏幕上出现三个选项。比如你孟一舟去验证,屏幕就会出现三个女生的选项;女生过去则相反。然后,你在屏幕上勾选其中一人并点‘确定’。机器会在一秒内判断你给出的答案是否正确。很容易想到,假如通过枚举操作三次,那么肯定能得到正解。为了避免这种大大降低游戏趣味性的行为,我规定你们每个人只有一次解答的机会。如果那一次不对,那个人便会接受惩罚当场死亡。”
( C, h: j6 _' h  y6 ?) k2 @当场死亡!华见香又感到有些眩晕,产生一种周围安静下来的错觉。
/ R, g1 G. C# V$ v“死亡的方式嘛,定为被人捂住口鼻般的窒息而死。”$ f5 N( n+ m4 V9 i
唐樱礼关心地拉住华见香的手。若在平时,她一定会说“谢谢,我只是突然有点耳鸣罢了”,但眼前这种特殊情况,只能让她觉得其他每个人都是敌人。她冷漠地甩开唐樱礼的手。
; g6 [7 l6 g; G( i! \“好了,解说差不多到此为止。我再补充几条温馨提示。第一,最好到私人房间使用手机来聊天。虽然收到讯息时手机不会有铃声也不会有震动,但你翻阅讯息或是发讯息的动作本身,极有可能成为某个人的线索;第二,在什么线索都没掌握的情况下,你任意给出答案,正确的概率有三分之一,只不过比猜硬币正反面稍微低了一点而已。所以,你如果对自己的运气很有把握,大可试一试。只不过赌注有点大,是自己的生命。嗯,我暂时就说到这里,祝你们好运。我还会在适当的时机出现的。”5 H* g) T8 F4 }$ Z
嗞——嗞——
" X8 m) `4 L! P* m; n  a音响里传来了必先前更加刺耳的声音。片刻之后,这里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仿佛时间的沙漏静止了一般。# I8 N# G4 T/ S% ^
~叁~
' F) J1 e( e- _# L2 @孟一舟把房门关上后,静静在床沿坐下。身上除了那位神秘的M分发的手机,其他什么也没有,包括平时一直带着的钱包以及原本的手机。
; v' p) n# p# J7 ?5 v% {' f“你要碰碰运气?”刚才,在解说结束后,孟一舟走到验证机前,身边的姜廷飞这么问道。
: Q, d6 z. f8 L“怎么可能,我只是随便看看。”他就是这么想的,他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不过假若他回答“是”,想必其他五人会一下子变得紧张吧。因为蒙对的话,他们就会死亡。这样一来,M想要找乐子的希望也就破灭了吧。毕竟,对于像他这样寂寞的人来说,熟悉的人之间的相互猜疑勾心斗角,比一瞬间的刺激要有趣的多。说起来,明明没有确认过,他们都非常相信M说的话,大概他的语气听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7 o# e: x. Y- t+ E) D那之后,意识到曾经的同学都已变成竞争对手,每个人像达成协议一般,各自去往属于自己的房间。  O! t* Q1 j+ ?' S
孟一舟拿出手机。短暂的开机画面后,不需要选择,直接进入了对话窗口。他发现对方已经先一步发来了讯息,只有短短两个字“你好”。这种像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的问候语,不带有任何实质意义,给他一种小心谨慎的感觉。是的,对方很小心,在避免暴露身份。他想了一想,也只是简单地回了条“嗯,你好”。
# y2 n* g7 g& T6 _双方都要套对方的话,但自己又不愿多说,这本身就是很矛盾的事情。再者,就算抓到什么线索,你怎么能确保那边是不小心说漏还是故意说漏?说得极端一点,对方说“我让你获胜吧,我其实是XXX”,这样的话该信吗?& ?" v$ L: C# L) _; a0 `- e
意识到这点,孟一舟顿时变得很失落,觉得聊下去没有什么意思。于是,十来句无营养的对话后,他把手机收进口袋,不再理会。
' F( A. ]* C- x0 p  O* b% H房间中央的圆桌,摆有一个沙漏,让他想起了被沙漏击打头部致死的滕济凡。他还记得,滕济凡的尸体,两手的食指和无名指被用利器切断了。
8 h( }' i3 s/ ~, E& d滕济凡、孟一舟、陈彬和姜廷飞都是F大学数学系研究生二年级学生,同住一个寝室。唐樱礼、华见香和江小远则是同一大学物理系研二生,也属于同一寝室。他们之所以会认识,是借由学校的寝室联谊活动。初次见面后,他们时不时会一起出去玩,比如一起去游乐园,或是一起去唱KTV。日子一长,感情变得非常融洽。与此同时,不可避免的,爱情的火花也在他们之间产生。但这并非好事,反而让原本的朋友心存芥蒂。
4 _4 C' Q0 W  I# ]男生中,滕济凡是最受欢迎的,唐樱礼和华见香都对他抱有好感。而女生那边,应该是唐樱礼。孟一舟曾向她表白过,只不过被委婉地拒绝了。最后,滕济凡和唐樱礼走到了一起。孟一舟表面上向他们祝贺,心底里其实相当不爽。8 ^: u- E' n' z2 h- J/ {% D/ ~
也不知躺在床上发呆了多久,孟一舟朝窗外一看,黄昏已经转变成了黑夜。手机上有显示时间,目前是晚上十点十七分。说起来,这个馆内能显示时间的,除了手机,就只有今之走廊的挂钟。他觉得口干舌燥,肚子也饿得扁扁的。在睡觉之前,他决定去餐厅吃点什么。3 a* P9 `0 c' o3 M" C+ _9 G
大厅只开了一盏灯,光线显得昏暗。其他几名男生房门关得牢牢的,大概都已经睡了。就着水吞了几片难吃的面包后,孟一舟朝卫生间走去。6 _3 I' z: b' ~
他没有察觉到,有人正踩着猫一样的轻步,悄悄盯上了他。; ]# ?- z" r, P' v. F
~肆~# n6 Q; z4 n  ~- C! h
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安心地睡着。然而看了一下手机,才只是早上五点半。昨夜是十一点多爬到床上,大概隔了一小时才迷迷糊糊入睡。对于平时一天要睡上八小时才够的陈彬来说,现在就起来肯定没什么精神。不过继续望着天花板也没什么意思,所以干脆下床。
; [3 V: H9 Z, K; j8 G拧开门锁走出房,他发现自己好像是第一个起床的。在洗漱之前,他忽然非常想看看庭院的风景,就算借以勉强平静心情也好。但拉开通往今之走廊的大门,他吓了一大跳,有个人倒在这边的验证机前一动不动。
& V4 a9 g- \, f3 V$ O3 X9 e- G陈彬仔细一看,很快确定那人是孟一舟。
  n+ W6 J; i' f8 n% Y2 Q“喂,一舟,你怎么了?”
5 c0 d  b& `) l! D2 \# }没有反应。不仅如此,他的肌肤硬邦邦的,脖子上留有红色的勒痕。很明显他已经死了,而且有一段时间了。
6 z) o& |" t# K2 S8 [- c“哇啊!”陈彬大声惊叫。但馆内各房间隔音效果很好,即便他这样叫,其他人并没有立刻赶过来。他只能一一去敲他们的门。他先把姜廷飞叫醒,然后去往未来之厅把三名女生叫过来。
- z( G- I3 T, \2 G0 \9 P- z! S! Y“孟一舟……该不会是输入了错误答案,被馆主处死了吧?”华见香通过孟一舟的死亡地点如此推断道。/ C  _/ b5 a9 ^/ A: }# j2 x# a
姜廷飞反驳她的意见:“绝对不是,他是被人杀害的。你们应该记得M说过,死亡惩罚的方式是‘被人捂住口鼻般的窒息而死’,而一舟是被人勒死的。”
* n, h( ]3 B, d' v% X/ D* v嗞——嗞——
3 _( v5 d8 A9 Y0 P) f这时,音响再次出现声音:“姜同学说得没错,这是某人实施的谋杀。我可以再提供一些信息,孟一舟死于昨晚十点四十二分,而且凶手顺便偷拿走了本属于他的手机。”
8 \( e# w. R( i5 O3 Y2 q0 V) \3 v/ B“什么?!”陈彬忍不住喊道,“凶手是谁?”
! r% }) e8 [% w8 N4 a“哈哈……我当然知道是谁,但跟之前一样,绝对不会透露出来。抱歉,我插了嘴,我们下次再见。各位,祝你们好运。”+ U+ F$ u0 A9 e* w  b2 Y- M; g# a
嗞——嗞——
7 O8 A1 \  V2 k! l) |; c无论在场几人怎么喊,音响不再有任何答复。
3 V( t6 s/ }4 YM提及的孟一舟死亡时间,没有人拥有不在场证明。( Z6 Z' M( r" b, c4 l! o% Y; N$ B4 G% V
华见香发话:“你们说,凶手是不是想伪装成孟一舟死于死亡惩罚?”# J2 {2 ^- R+ i4 @' Q% f3 X- f* P
大家沉默不语,但心里非常赞成她的意见。死于死亡惩罚和死于谋杀,是截然不同的。前者说明是孟一舟自寻死路,但后者表明在场某人为了活下去,采取了极端的手段。想到这中间存在凶残的杀人犯,每个人对他人的敌意进一步加深。9 p( }- P) r( u+ m
死一般的沉寂氛围再一次在沙漏馆内扩散。* x& y8 V8 H" x- B: m
~伍~( m! P. F0 d/ f& ?! C8 ]% z, N
唐樱礼回到房间,试着分析目前的形势。
8 s! C/ o- O9 U$ a; n原本,已死的孟一舟,不会(或者说不能)再发送新的聊天信息。所以如果她不再接受到小组另一人的信息,那么便可说明对方就是孟一舟。但M说凶手拿走了孟一舟的手机,那么凶手便可伪装成孟一舟来保持对话。不,即便凶手没有拿走,这样也不一定对。剩下的两名男生也有可能不再发言,来欺骗对方,让对方误以为他是孟一舟,从而走入陷阱。
/ W. V" l' E. W: L* Q% W3 X总而言之,因为可以伪装、说假话,孟一舟的死似乎并没有带来什么可靠的线索。
# i0 O  U6 G* G& y这么一想,唐樱礼痛苦地皱起了眉头。翻阅手机的聊天记录,只有不到二十个来回。第一条讯息是对方发的,然后自己有聊没聊地回了几句,应该没有暴露身份吧?, {4 m) F: d3 W2 E5 i% Y2 Z' z/ `- Q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e$ x2 n$ D! U( r; t
两眼不争气地落下了泪水。唐樱礼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恋人滕济凡,要是他在身边那该多好。
3 f% A1 o; c+ E( C- C唐樱礼被滕济凡吸引的,不仅仅是他的外表,更是他的音乐才华。虽然身在数学系,但他钢琴弹得很棒。因为宿舍放不下钢琴,滕济凡在学校外面另租了一个房间。唐樱礼经常去那里听他弹,一手托着下巴静静聆听着,每次都如痴如醉。滕济凡弹钢琴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就是会在边上放一个沙漏。: ~0 S9 k+ p6 V& g, @
“我喜欢听细沙摩擦的声音。”有次被问及为什么这么做,他解释道。( [2 D% R" \3 C2 P- I
“不会被钢琴的声音掩盖吗?”
% s8 e1 J% F8 _$ E5 s0 B9 g他微笑着说:“不会啊,就像油和水,就算混在一起也会分层。只要闭上眼用心去听,就能听得到。”
, S' X% W+ t9 ^, K+ y/ B/ _唐樱礼照他所说去尝试,果然辨识出跳动的音符中那宛如溪水细语的沙沙声,实在太美妙了。( Q% f1 l) n3 P# G
在去年的市钢琴比赛中,滕济凡以高超的水准拿下了冠军。说来也巧,亚军正是唐樱礼的室友江小远。按规定,只有冠军能获得参加全国比赛的资格,所以对江小远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连那天两个寝室的集体庆祝,她都没有参加。
. d$ C# T4 }  _' x6 h! l4 ]: q+ U& [庆祝结束,滕济凡在送唐樱礼回去的出租车上,拿出了一对钻戒向她求婚。唐樱礼感动得热泪盈眶,当场便答应下来。两人戴着戒指的双手温暖地握在一起。他们决定在毕业之后就去领结婚证。不知是不是被幸福感包围,偏瘦的滕济凡几个月内增重了不少,甚至稍微超过了标准体重。在唐樱礼的眼里,他变得更加靠得住了。: ]7 B% u- G( A3 Y/ y  O/ c
某天夜里,两人有了肌肤之亲。正是那一次,唐樱礼的体内孕育出两人爱情的结晶。她也是前一阵子因为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才得知的。她打算先瞒着滕济凡,到合适的时候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的是,比合适的那天先到来的竟然是滕济凡的死讯。# g( E& r6 w3 L+ J3 T6 E. M
上上星期三的晚上,滕济凡被发现死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第一发现者是姜廷飞。他前往滕济凡的家是为了归还之前借的书籍。推开虚掩的门,骇然见到滕济凡倒在血泊之中,他立刻报了警,同时通知唐樱礼等人。警方火速赶到,把现场保护了起来。因此,除了姜廷飞,余下的人没有亲眼看过现场。  p0 Q3 T9 M) s1 Z+ Z$ T
据警察说,滕济凡后脑遭到重击而死,凶器是留在房间里的沙漏。不仅如此,凶手残忍地将死者若干根手指切割了下来。唐樱礼听到,差点晕了过去。她询问更详细的信息,但警察表示在破案之前不愿透露更多细节。而问姜廷飞,不知是和警察达成了协议,还是惊吓过度,也回避不提。
* w8 X/ {; f- a" r偶然的机会,唐樱礼从物业那里打听到,公寓楼道内的摄像头在案发时间只拍到过一个可能进过滕济凡房间的人。那人穿着大衣,又戴着宽边帽,再加上楼道光线不好,别说长相,连性别都难以判断。警方似乎认定他就是凶手,正展开一系列的调查,只是好多天过去仍然没有找到蛛丝马迹。
4 ]% j, h# j1 t! s& m& z* m案发之后,孟一舟好几次来找过唐樱礼,给她安慰打气。但唐樱礼觉得,他的目的在于趁火打劫,试图借机赢得她的心。在唐樱礼还没有和滕济凡公开恋情前,孟一舟曾猛烈追求过她,写情书、送礼物,能用的招式都用上了。唐樱礼拒绝过多次,但都无济于事。最后,她向他挑明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这才让孟一舟死心。她仍然记得那一刻,孟一舟扭曲得不成样子的可怕的脸。( x  y4 P+ ~1 \
唐樱礼想过,假若孟一舟是杀害滕济凡的凶手,那么至少从动机上来讲是充足的。3 d8 e0 ]' C+ L; j+ O2 _# [
济凡已经不在人世了啊,为什么会这样……
5 m& D/ ?7 T0 g. g/ r到了今天,唐樱礼还是不能接受这一残酷现实。她轻轻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腹部:“苦命的孩子,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Z. C* r0 t& G/ E. {
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s& _/ n. V6 N
会是谁呢?她拭去眼角的泪痕,走过去开门。* q6 z$ z' }3 d
“啊,小远,有什么事吗?”
6 Y/ x3 h6 V$ k% ]2 c8 g5 _江小远先是沉默,然后略显紧张地开口低语:“一个人呆着也很难受,想找个人聊聊天。想来想去,还是樱礼最合适了。所以……所以……”
: U# J' \, t7 Z& E0 F“嗯,可以的,进来吧。”4 z2 r) H4 o9 J+ Y" W1 M) }! S
“谢谢你,樱礼果然是好人。”% E8 b$ e; Z6 `: b8 H( n/ x
其实我也处于崩溃的边缘啊,正想找人说说话,就算对方有杀人嫌疑也无所谓了。这么想着,唐樱礼别开身子,将江小远引领进房。5 {1 L. K, H  q+ Q
~陆~  v. j& W7 K$ m, W  E; P
一盘象棋下来,陈彬吃掉了姜廷飞的将军。
9 T  }6 a; [3 R5 D' ~1 o% o, ?- r“你赢了。”
# h7 A  J# f! [3 l“哎。”陈彬并没有显得有多少开心。平时棋艺卓群的两人,这回都出现不少失误,只是陈彬失误相对少些,才获得了胜利。( N6 J5 ?; w9 k. o+ ~. p% L
一小时前,姜廷飞带着从抽屉里找到的中国象棋,到陈彬房间找他下棋。陈彬虽然怀有不少戒备之心,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下来。
. F/ z/ g+ n' k5 L姜廷飞问道:“要再来一盘吗?”
! _! b6 M, D+ T/ P“你是打算报仇?”陈彬勉强地一笑,“我看算了,没什么意思。”
3 V' I# |% L4 ~8 @“确实没什么意思。”姜廷飞轻叹一口气,无聊地在棋盘上弹着棋子,“不如……我们去找她们三个吧?再这样各自为政下去,不知还要在这个鬼地方待多久。”& V* [+ p! z+ i. i. E: w
“但是……”
0 S! m: H" E0 t+ H% H但是我们现在是敌人。姜廷飞解读出了他的意思,说道:“我们几个以前明明是那么要好的朋友,现在却演变成这样的局面。”
2 I# Q$ c, c3 q3 W5 s“也好,走,去找她们聊聊吧。”* p( s( ]( P% {% O4 |
今之走廊上,孟一舟的尸体还躺在那里。距他的死已经有半天了,没有人试图将他搬运到其他地方,或者说不知道该搬到哪里,因此干脆搁在原地不动。$ X3 u8 X" ~8 c3 r% ?# i
路过挂钟的时候,刚好是下午一点,挂钟发出“当”的一声,把陈彬吓得差点摔倒在地。
4 G0 k9 q! n7 l2 o: O“没事吧?”  H# x4 Z0 _7 z. n/ h5 n
陈彬按着胸口:“吓我一跳……”
9 [! D, d. [; [, O& p两人来到未来之厅,先去敲唐樱礼的房门。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唐樱礼和江小远在房间里聊天。看来,大家的心情比较接近,都不想继续一个人躲着。姜廷飞表明来意,说想聚在一起谈一谈。; z, P( d* I! D
“只差见香了。”
' b  F* e; j& v( b7 j5 Z1 L( i0 d4 p“嗯,我去叫。”陈彬走到华见香门前,用指关节敲了几下,“见香,能出来一下吗?见香?”
2 P9 v$ O) v5 ]/ z但里头没有应声。0 Z" f9 D; Z" A& l3 t. J, G$ S
“门没锁呢……难道不在里面?”陈彬打开门,瞬间又是“啊”的一声大叫,因为华见香背靠着床,死在了那里,嘴边被布巾绑住,身边倒着一只沙漏。
: E& ?3 j% S: y% p# V7 o- Q3 i江小远说:“怎么……怎么跟滕济凡的死法那么像!那只沾着血迹的沙漏,一定就是凶器。还有,见香有几根手指被切掉了!”/ f( I! j6 ], [: f
确实,就连切掉的手指的位置也与滕济凡一致,都是两手的无名指和食指。/ o0 f. C# j( L8 H; H/ m
“这是模仿杀人还是……”5 }1 \( |3 C' }' Q0 t$ t8 i+ F3 o
未等姜廷飞说完,江小远接过话茬:“没准是幽灵在作祟吧!”她发狂似的抓着头发。
3 z0 A% |8 H2 e“小远,冷静一点!”唐樱礼按住她说。/ w% a8 S/ ]9 q2 |9 c! {! o
“叫我怎么冷静?!如果不是幽灵,那么就是你们都是杀人犯。我不要……我不要和你们待在一起。”! p0 \. m' m  u0 K9 Y
江小远跑出房门,余下的人追了出去。未来得及抓住她,她已经跑进自己的房间并上了锁。+ {* u- M0 Y% F9 e$ n" Z
“啊,又有人被杀了呢。”音响里出现M的声音,“真讨厌,又拿沙漏砸了头。要我说几次,沙漏只能用来计时!算了算了,回到谋杀案的话题上。华见香的死亡时间是今天中午十二点十七分,同样的,她的手机被凶手拿走了。不同的是,这一回你们似乎可以互相盘问一下不在场证明。我就说到这里,拜拜。”
/ D: {+ t' q5 {; c8 g# R- G这一次,大家似乎连“嗞——嗞——”声都没有注意到。
, F) b8 }9 @. t6 p& Z“那个时间附近,我跟廷飞在一起下象棋。”陈彬摸着下巴说。. k) {0 q# E  ]9 g/ ]1 i1 n
唐樱礼问:“下象棋?确切是在几点到几点呢?”4 F; H' D. I# s; z  @, W4 r, Z# F) |
姜廷飞说:“呃……这个倒是没注意。大概是十二点不到到一点左右吧,陈彬?”
9 k7 g- N$ f' K) j7 l“嗯,差不多。我们路过今之走廊不正好挂钟敲了一点吗?”3 r+ q8 {' L# w; K  f
“这期间你们一直在一起?”
3 L2 U7 B2 O; ^; L+ R  s陈彬说:“也不是,各上了一次卫生间,不过都只花了一分钟左右的样子,来不及跑到见香的房间行凶的。”
6 t, W0 I4 _! ^- Y' Z; D“具体是什么时候上厕所的呢?”5 U  g6 e$ u5 w0 V, B
两名男生表示不清楚。4 y- F! a' G0 \! g: o7 A
“别光问我们,你们两个呢?”
: v8 B* K* u& x, R% F2 s/ [“我不确定小远具体是什么时候来找我的,但应该是十一点之前。”
/ z# Z9 U% \9 v( Q- g# q+ w, O  Z姜廷飞质问道:“十一点之前?这么早?然后一直在一起聊天。”
& r' X- |: O; B) ?“嗯,直到你们过来找我们,期间连卫生间都没去过。”% \# r: p$ q8 X2 F) K, X" \& ?
“你们没听到什么声响吗?见香就在你们隔壁啊。”6 w( H8 }/ `& Q- G6 K  W
唐樱礼摇了摇头:“你也知道的,这边的隔音效果很好。关上门,几乎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 v0 r% s' V9 g& [0 [) N呼,谜面部分至此结束。接下来,我以无所不知的作者身份补充一些内容,并给出答题要求。
) q7 K2 F7 x1 B补充1:关于沙漏馆。如文中所说,这是一栋位于异世界的建筑。但看官不要过分留意“异世界”三个字,就简单地当成一群人来到一个封闭的环境,然后那里发生了杀人案件。
1 \9 O. J$ }: E: o/ `9 L* a补充2:关于馆主。馆主M不是六人中的某人假扮的,而且他的本尊也没出现在馆内,更不会参与杀人案之中。可以认为M是作者的化身,主要功能是给读者提供一些必要的说明与线索。凡是M君说的话,大家可以百分百地去相信。; p2 {4 u+ E+ s1 J# `
补充3:关于游戏。有人会想,哪个男生与那个女生配对的问题,肯定是要从聊天记录中找线索求解。但可以发现,作者几乎没有提供聊天信息。大家只要知道他们互相之间聊过几句,但都没什么用就行了。% J) B/ Q) i; t, i* Z  {
补充4:关于凶手。三起案件三个凶手。既然是谜题,当然都是文中有提到过的人(不包括M君)。至于三起案件凶手是否相同,或者是不是有某两起相同,还请读者自己去思考。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不存在帮凶。0 [7 m# ?2 q# S* T

& y; i0 h/ K  g+ r9 N( P4 {$ ^然后是答题要求:
  ~1 }) L# T6 D(1) 杀死孟一舟的凶手是谁?推理依据是什么?7 o  V; g9 j1 r8 @7 Y: i
(2) 杀死滕济凡的凶手是谁?推理依据是什么?试推测切断手指的动机。
  u" i% X5 P6 F" P(3) 杀死华见香的凶手是谁?推理依据是什么?TA是如何实施犯罪的?
# @: o$ j, L) M# |(4) 六人的两两配对情况是怎样?推理依据是什么?( s" w5 _0 k3 a, f: M+ p+ q7 F. u( g
6 c  k" e( e4 n% p  M
$ t1 ~1 D' o: |4 n2 I1 |7 V'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人工审核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Baker Street推理缘地-侦探·推理··悬疑小说·案件分析与重组 ( 黔ICP备15000890号-6 )

GMT+8, 2018-10-22 09:40 , Processed in 0.05658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